长三角新奋进|黄山:“国际样板”撑起生态保护伞

长三角新奋进|黄山:“国际样板”撑起生态保护伞


 图说:同济大学设计的翡翠谷新农村航拍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摄

  雄踞皖南腹地的黄山,山境南北长约40公里,东西宽约30公里,素来以“黄山归来不看岳”闻名于世。

  数千年来,独特的地质地貌和气候条件孕育并保护了黄山令人瞩目的生物多样性,大自然馈赠的瑰宝也令当地社会经济得到可持续发展。如今,原本可轻松靠着这座“金山银山”生产生活的黄山人却主动念起“紧箍咒”——2018年7月底,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第30届国际协调理事会上,黄山被批准加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4.2万多公顷的保护区堪称人与自然和谐的“国际样板”,为徽州山水撑起一把生态保护伞。

  安徽黄山

  2018年7月,黄山被批准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成为中国第34个、安徽省首个世界生物圈保护区。至此,黄山成为集世界生物圈保护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世界地质公园于一身的自然保护地,也是目前我国唯一以风景名胜区为主体成功申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的区域。

  主动念起“紧箍咒”

  黄山世界生物圈保护区面积425.58平方公里,包括黄山风景区和与景区毗邻的12个行政村及1个国有林场。它以全国0.044%的陆地面积,分布着全国6.92%的植物物种和9.55%的动物物种,生物多样性异常丰富,有2385种高等植物和417种脊椎动物。如此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下,早在1982年,黄山就成为我国第一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1990年到2004年间,黄山又先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和被确定为“世界地质公园”。经过30余年的艰苦创业,黄山的旅游业其实早就名利双收,2016年仅黄山景区的旅游门票收入就高达亿元。

  “目前,不少省市区急于发展经济,以至于个别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中的矿产、水利、土地和旅游资源都成为重点开发的目标,甚至有些地方为取得合法开发的权力,提出修改保护区或其功能区边界,在开发和保护间选择了前者。然而,黄山却做出了令人惊讶也敬佩的事。”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专家组成员李渤生说,国土资源管理的属性上,黄山也是以旅游资源开发为主的国家级旅游景区,握有合理开发权,但它的景区管委会却放弃富裕安康的日子,主动提出了加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网络”的申请。“我原本以为他们是对保护区概念认识不清,只为再贴一块国际大牌扩大知名度,但黄山人却用实践告诉我,这不是一块招揽生意的牌子,而是一道自觉的‘紧箍咒’,为了让自己保持社区和景区协同发展,更为了让自己在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方面做更多工作。”

  保护大山“如履薄冰”

  正值冬季,山上的植被也在修养生息,虽不如春秋季新绿点点、生机勃勃,却依旧群山如黛,风景秀美。这座山如今如此安宁自在,更能成为我国唯一以风景名胜区为主体成功申报世界生物圈保护区的区域,离不开几代人的呵护,更和当地超前的生态规划分不开。“我们这儿有两句‘老’话:今日黄山离不开老天爷的恩赐,老人家的教诲。老天爷的恩赐,指的是这座花岗岩地貌的山体,所能孕育的生物生长空间巨大。老人家的教诲指的是,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发表黄山谈话,就提到了要做好生态保护。”黄山风景区党工委宣传部副部长葛旭芳说,保护大山如履薄冰,避免走“先发展再治理”的路,就要一手抓旅游,一手保护生态。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黄山景区就有了一个自发的工作机制:保护黄山工作恳谈会,让山上山下联动工作。“老百姓行政归黄山区管,实际上和黄山齿唇相依。”葛旭芳说,以前,山民为了生存,也曾砍林伐木,开山种田。在邓小平讲话以前,黄山植被覆盖率只有50%。“观念改变并非一朝一夕,而是要通过强有效的机制,让百姓们从生态保护中尝到甜头。原先我们就有防火的奖补机制,每年奖补200多万。如今奖补机制扩大了,从欺客宰客到交通线路打通再到农产品的供应采购,18项机制全部纳入恳谈会的协商内容。”

      近年来,黄山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投资数千万元实施了“生物多样性保护工程”,启动“黄山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GEF项目,建成了黄山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基地。目前,景区森林覆盖率达98.29%,空气负氧离子常年稳定在每立方厘米2万个以上,PM2.5日均浓度最小值为2微克/立方米。

  “招安”山民成护林员

  生态文明理念不断提升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辅相成。“中国许多山在发展过程中,把原住民从山中迁走,这是和原住民的争利,老百姓自然不乐意了。倒不如引导他们自发转型。”葛旭芳说,一方面,引导传统农业从种水稻、玉米、砍伐木材转向损害更小生态农业,另一方面,帮助从事第一产业的农民逐渐转移到旅游的第三产业,让资源使用强度降低,保护区周边的产业结构升级,就是一种发展与保护的良性互动。

  黄山翡翠谷从山林变身国家4A级风景名胜区也就在这三十年间,以翡翠新村为依托发展起来的翡翠人家农家乐已成为全国和全省农业旅游示范点。

  黄山谭家桥镇长罗村邵家防火检查站和资源保护管理站站长赵志辉是被黄山管委会聘请的驻家护林员。“18岁就开始进山采草药,黄山的路太熟悉了。十几年前,我就当上了第一批带驴友进山的向导。”别看老赵现在护山护得紧,他笑言自己是被“招安”了。每天,老赵都值守在站点,站上虽有24小时监控视频,但一听到屋外有汽车声、人声,他还是要探出头亲眼看一看。去年,他在巡山过程中拦截了3批违规上山采集草药、砍伐珍稀树木的不法分子。

  科技保驾守护精细化

  保护区位于中亚热带北缘,地理位置独特,群山起伏,地貌多样,海拔高差1600多米,生物多样性异常丰富,是第四纪冰期动植物的避难场,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确定为世界108个生物多样性分布中心之一,也是中国33个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之一。2010年以来,黄山风景区、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和安徽师范大学联合开展调查,2015年形成《黄山生物圈保护区动植物资源本底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黄山生物圈保护区生物多样性、不可替代性指数居我国乃至世界前列,具有极高的保护价值和科研价值。

  为了促进植被、生态的自然恢复,黄山让天都峰、莲花峰、始信峰、丹霞峰、狮子峰等热点景点每隔2到5年不等的“封闭轮休”,在全国率先尝试这种生态保护科学措施。胡心亭是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园林局工程师,参与黄山生态保护已经有十多年了,每年他都要上山对每个峰的五种代表性植株进行生物脆弱性鉴定。“这几年,黄山的守护有了科技的保驾护航,变得更精细化。以往判定轮休都是凭经验,现在引入了科学监测仪器,能定时定点监测,让轮休制更有科学依据。”

 

图说:位于安徽黄山的上海飞地茶林场,如今变身特色小镇 新民晚报孙中钦摄

  双城故事

  黄山脚下的“小上海”

  距离上海400多公里的黄山脚下,有一块上海飞地——黄山上海茶林场。1987年出生的陈振宇是土生土长的上海小伙。自从2011年起,他就被外派驻扎在这块飞地的上海公安局农场分局黄山农场派出所。从那时起,他经常要在相隔400公里的上海黄山两地间赶。8年间,他结婚生子,也见证了这两地纽带联系的愈发紧密——如今对他而言,每天20公里的崎岖巡查山路早已走起来脚下生风,杭黄高铁的开通更是让两地间的通勤从原来的六七小时缩短到了三小时。

  “我们是上海公安离市局最远的一个派出所,也是目前最小的一个派出所。像小陈这样来自上海的普通民警有五个。”派出所所长张耀庆说,“在农场工作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巡逻防控却和维持黄山的生态和谐息息相关。农场的工作白加黑、五加二,一个民警需要连续在农场工作10天。”

  上海市黄山茶林场党委委员、综合办公室副主任高道春说,“文革”期间,林场先后安置了近万名上海知识青年,知青们留下汗水和青春,给徽州山水晕染上海派风情,被誉为“安徽小上海”。“知青离去后的‘小上海’也曾萧败过,近十多年来的光彩重绽,一草一木都离不开上海的支持。”如今,黄山茶林场归属上海光明集团旗下,2003年起就投入一亿多改善了硬件设施和居民环境。400多米长的主路两旁,有海派味十足的别墅、仿真石库门、弄堂,更有养老定居于此的上海阿姨。老农场青春焕发,形成了发展旅游为主、茶叶生产加工为辅的新格局。目前,以茶林场为主体的东黄山旅游度假区已成为国家4A景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