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新奋进|新安江试点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 废品换实物 两天垃圾减1吨

长三角新奋进|新安江试点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 废品换实物 两天垃圾减1吨


 ● 新安江

  新安江,又称徽港,钱塘江水系干流上游段,发源于安徽徽州(今黄山市)休宁县境内,东入浙江省西部,经淳安至建德与兰江汇合后为钱塘江干流桐江段、富春江段,东北流入钱塘江,是钱塘江正源。

  新安江干流长373公里,流域面积1.1万多平方公里。

 

图说:新安江俯瞰 新民晚报记者 孙中钦 摄(下同)

  “湖经洞庭阔,江入新安清。”距今1300多年前唐朝诗人孟浩然曾赞叹过的好山好水,今日依然在!新安江,一条安徽发源,浙江饮水,秀美山水滋润着整个长三角的河流,就其300公里左右的长度和1万多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而言,实在无法与大江大河相提并论。

  然而,它的生态美名却足以领衔山川河流。从源头开始,自上游至下游,新安江在国内首次尝试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创新探索出皖浙联手共护一江水,长三角一体化养护生态“绿肺”。

  跨省共护 生态补偿

  皖赣交界,山势连绵,森林茂密,一股股清冽山泉,在不为人知的山涧峡谷间汩汩涌出。山泉汇成一条条潺潺小溪,从崇山峻岭奔流而下,最终汇成一条清秀河流,然后一路向东!这就是发源于安徽省黄山市休宁县、流经古徽州大部分地区的新安江。在纯粹地理概念上,新安江属于钱塘江的支流,流出安徽后汇入富春江、钱塘江,继而奔涌入海。

  新安江的水清山秀素来有名,既有古代大诗人李白为之赋诗,“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又有近代新安画派为之作画。近年来,更是深蕴着十分重要的生态内涵——新安江安徽段,平均出境水量占千岛湖年均入库水量的60%以上,水质常年达到或优于地表水河流Ⅱ类标准,是浙江地区重要的战略水源地,是华东地区的生态安全屏障。

  多年来,河流流域治理是一个跨区域的难题。垃圾污染就像“漂流瓶”般顺流而下,至下游“集大成”。水域环境污染,往往是各方责任难定,追责困难重重。千岛湖是我国极为难得的优质水资源,要避免重蹈先污染后治理的覆辙。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对新安江与千岛湖水资源保护作出的重要批示,2012年新安江流域水环境补偿试点工作正式开展:中央财政每年拿出3亿元,安徽、浙江各拿1亿元,两省以水质“约法”,共同设立环境补偿基金,专门解决跨流域环境污染问题。

  面对”一江春水向东流“,跨流域生态补偿机制首次让生态保护者,有收益;让环境受益者,要付出。“这就有点像,青山绿水对接金山银山。”黄山市新安江保护局江程告诉记者,新安江进入浙江省界的各监测点每年都会取水检测,若达标,安徽省可获得2亿元生态补偿。所获补偿金,继续用于新安江流域环境整治和生态保护。如此一来,围绕新安江的生态环境保护,自动闭合成一个“良性循环圈”。

  据介绍,首轮的三年试点间,新安江水质保持为优,浙江千岛湖富营养化问题得到改善。2016年底,安徽、浙江两省签订新一轮的生态补偿协议。多年来,新安江一直将保护工作作为头等大事,维系流域内良好的水环境。安徽省更是以此为契机,启动了新安江全流域综合治理。

 

图说:垃圾兑换超市

  岸上清洁 岸下水清

  “帮我数数看,这一口袋烟头和塑料瓶子,能换几块肥皂。”安徽省休宁县流口村的汪桂仙老人68岁了,寒冬里却不闲着,右手抱着小孙子,左手拖着大垃圾袋,一大早赶到村口的生态美超市,忙着“变废为宝”。原来,这里是新安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工作中,流域村民自发建立的“垃圾兑换超市”。

  地处新安江源头流域,流口村家家户户门前的小溪水,正是新安江源头的涓涓细流。以前,村民只知“靠水用水”,吃喝取水,“拉撒”排水,根本想不到还有下游的“外乡人”,“共饮一江水”。“自从有了生态补偿机制,大家开始明白水里清不清,要看岸上美不美。村民们开始动脑筋,不能再往水里丢垃圾,排脏水,就连村里的厕所、垃圾站、道路环境也要讲究卫生了。”

  流口镇政府组织委员汪成俊告诉记者,2016年7月,流口村建立第一个“垃圾兑换超市”。“10个矿泉水瓶兑换一包黄酒或一支牙刷,5节旧电池兑换一包盐,60个香烟盒可以兑换三块透明皂……”每周二、四,“超市”里外人头攒动,村民们拎着大包小包从家中赶来,争先恐后变垃圾为实惠。

  据流口村“超市”工作人员介绍,村民们热情很高,基本两天就能为全镇减少1吨左右的垃圾,日均兑换约200户。这部分的财政投入正是来自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基金。“垃圾兑换超市,极大改变了村民原来随手丢弃垃圾的不良习惯,有力地促进了乡村环境美化和良好风尚养成。”汪成俊说。

  2018年,“垃圾兑换超市”全面升级为“生态美超市”,并开始在黄山市新安江流域全面推广。

  青山绿水 致富新路

  连日来,记者一行从黄山脚下至新安江源,一路溯源而上几百里山路,除了连绵不断的远山,满眼葱翠的山竹,几乎看不到厂矿企业。

  原来,为了落实跨省共护一江水,新安江流域乡镇婉拒了一大批资源消耗高、污染风险大的项目,宁可放弃数百亿的投资机会,也绝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着力做好“茶”文章,就是其中出路之一。

  六股尖山脚有个泉水村,镇副书记余灶兴带着记者走村串户,见识了不一样的村民致富路——生态养鱼。这个地处徽杭古道上的小山村,历史悠久却位置偏僻。一道山泉穿村而过,犹如一条宽阔马路,将村庄从中间分开。家家户户门前,依傍山势和水流,垒起了一方方水池。水池里,活水清冽,鱼翔浅底。

  “我们这里靠水吃水,每家都从事生态养鱼。活水流入,活水流出,山间泉水的养殖模式,就是不喂饲料,只投喂蔬菜和粮食。”余灶兴对村里的生态鱼如数家珍。别看都是草鱼并不名贵,但是这里的鱼儿都是自然生长,所以味道特别鲜美。“我们村养的鱼,投放市场,质优价高。连鱼带水快递到上海,都要几百块钱一条呢。”

  村里有对哑巴夫妻,以前是村里的贫困户。自从加入生态养鱼合作社,有了自己生态养鱼池,一年可以保持七八千元的收入。胡国华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兴奋地在石板路上写写画画,告诉记者他的致富鱼池有个很动听的名字,叫做“如意池”。 

 

  【双城故事】上海-新安江

  引入上海资金活水 输出成批源头清水

  “多亏引进了上海来的投资人,20多年的创业路才有了新盼头。”40多岁的汪国成,是新安江源头所在乡镇的本地人。他有着山里人特有的黝黑面庞、精瘦身材;又与普通山里人不同,眼神灵活,透着市场摔打出来的精明。上世纪80年代末初中毕业后,他一头扎进茶叶行业,做过茶农,贩过茶叶,开过茶场,但是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就是赚不到“大钱”。

  2006年,常外出闯荡的汪国成,觉得“生态”二字有商机——家门口六股尖里有新安江的源头水,正是城里人最渴望的好水。他狠狠心关了茶场,倾囊而出十几年的积蓄,换来一条矿泉水生产线。可是,好水怎么也难赚钱呢?市场和营销,如两座越不过去的大山,再一次挡住了这位创业者。“每年最多10万吨的产量,每瓶水卖一元钱,兜兜转转多年,连走出本省,都像是一个遥远的梦。”

  直到2016年,一个偶然机会,汪国成在上海结识了投资人蒋一,并引入投资商,这位山里创业者的视野一下子被打开了。受够了不懂市场之苦的他,将生产线和品牌作价为20%的股份甘心做“小股东”,主要负责日常生产。上海投资人则是大股东。汪国成欣喜地发现,自己此前经营十年的“小作坊”,近两三年完成了华丽蜕变。经检测比国外进口水品质还高的新安江源头水,正在经由上海这个窗口“上天入铁”,赢来它应有的声誉。“六股尖矿泉水与东方航空合作,成为飞机上的饮用水;冠名杭黄高铁列车,六股尖号已经穿梭于沪黄之间……”今年,年产近50万吨的新生产线将投产,专注于婴幼儿饮用水的高端产品系列也会问世。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